<option id="i06a6"><nav id="i06a6"></nav></option>
  • <legend id="i06a6"></legend>
  • <samp id="i06a6"></samp>
  • <tbody id="i06a6"></tbody>
  • 新媒體營銷

    當前位置:新媒體營銷>文章列表>正文

    抖音斷電商外鏈,最受傷的不是淘寶?

    發布時間:2020-09-21

    1.JPG


     字節跳動豪賭電商


    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
    文 | 周逸斐
    編輯 | 楊業擘
    頭圖 | IC Photo

     

    從即日起至10月9日,留給尚未開通抖音小店商家的考慮時間,僅剩41天。

     

    “抖音斷了直播外鏈,我抖音賬號上的100萬粉絲怎么辦?!”8月26日,智能家居商家高宇得知,10月9日開始,抖音不再支持第三方平臺來源商品進入達人直播間的購物車,“大平臺之間打架,憑什么要我成了炮灰。”他向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吐槽。

     

    就在年初疫情的突襲中,抖音還是無數大小商家紓困的“救命稻草”,高宇就是在那個時候做起了抖音電商。

     

    不論是4月初,初代網紅羅永浩高調宣布入住抖音,還是各明星大V企業家來到抖音直播間帶貨,無不透露一個信息:誰也抵擋不住抖音日活4億的魔力。

     

    彼時,抖音帶貨生態還不完善,與淘寶等第三方電商平臺合作成為現實選擇。

     

    來自第三方數據平臺小葫蘆排行榜顯示,今年7月,抖音直播商品銷售榜TOP30中,有23個來自淘寶或天貓,且排名均相對靠前。而抖音自建電商的野心,卻從7月開始一路按下“快進鍵”。

     

    據億邦動力報道,抖音這番有史以來最高密度的電商政策變動,與新任的字節跳動電商業務一把手Bob密不可分,Bob曾兩周內密集召集高管開會,親自拍板調整電商政策。

     

    8月17日,星圖發布直播帶貨專項服務費率變化通知——自8月20日零時起,對源于第三方電商平臺的商品鏈接,平臺將對直播帶貨任務收取20%的服務費;抖音小店鏈接則僅收5%。

     

    對此,一家頭部品牌的天貓旗艦店運營經理張強,向Tech星球表示“比較坦然”,“很少在抖音做直播帶貨活動,政策對我們影響不大”。而8月26日,當抖音高調宣布最新電商公告后,他無望地表示,“不會再用抖音做直播帶貨活動,后續或選擇快手。”

     

    與張強幾乎沒投入資源不同,高宇生氣的原因是,自己辛苦一年積攢下來的百萬抖音粉絲,還未真正導流到淘寶店鋪,就即將變為毫無意義的數字,“我的抖音賬號純粹是為提高淘寶店鋪曝光量而經營的,不會考慮開抖音小店,系統太不成熟。”

     

    而自8月26日抖音官宣新政后,淘寶商家群開始廣為流傳一則消息:淘寶將把淘寶客技術服務費從6%降低到2%,同時,淘寶或打算將直播鏈接到B站、小紅書、花生日記等第三方平臺,用來減少抖音斷鏈帶來的影響。

     

    雖然,抖音新政僅針對直播帶貨,短視頻仍可正常接入第三方鏈接的商品,但對于今年要達成2000億GMV的抖音來說,通過直播帶貨迅速促成交易才是最有效的方案。

     

    神仙打架,池魚遭殃。抖音電商的崛起,勢必會引起直播帶貨各利益方的重新洗牌,品牌商家、MCN機構、帶貨達人、平臺服務商......誰喜誰憂?多位抖音生態玩家向Tech星球坦露了他們的境況與心聲。



    低調籌備人馬,無奈轉戰抖音生態

    皓月| 頭部滋補品牌天貓旗艦店直播負責人

     

    8月26日,收到抖音官宣通告后,我慶幸兩周前聽到有關風聲,就讓部門開始籌備抖音直小店運營組的招募工作。抖音運營成本和難度遠比淘寶高得多,淘寶運營組只要店長、助理、客服3人就足夠了,抖音組除此3個職位外,還需至少4、5位負責內容運營的核心成員。這也是我們遲遲未經營抖音小店的主要原因:既要應付短視頻內容競爭,又要深度經營尚不成熟的抖音小店。

            2.png       抖音直播運營組成員的角色分工

    2月份疫情爆發,我們全國線下店鋪的銷售量急劇縮水。為求自保,我們一邊著重經營站內兩個天貓店鋪,一邊把原規劃的線下推廣成本全部用在站外廣告投放。通過調研分析后現,抖音的消費群體與我們品牌的目標用戶高度重合。因此除小紅書外,我們把抖音作為另一大站外重力運營平臺。

     

    但我們在抖音直播投入的成本和商品轉化率之間嚴重失衡,一場坑位費10萬左右的直播,只有十幾單銷售量的情況很常見。這種成本的直播,從4月份一直持續到現在,每個月不下10場。但那時我們不看重轉化數據,更希望通過抖音直播帶來高曝光量和精準粉絲群,增加自家淘寶店鋪的知名度。因此,一直以來與達人合作的直播帶貨,都是在直播間掛外鏈,跳轉到淘寶店。

     

    抖音和淘寶的暗自較量一直持續不斷,4月份的時候,我們也深受影響。

     

    抖音一直對特定品類把控嚴格,那個月,滋補品類的淘系鏈接突然掛不上抖音購物車,我們自認為是品類不符合平臺規定,便把抖音直播活動擱置了大半個月。直到專門對接頭部品牌方的淘寶小二主動找到我們,透露可以通過開白名單方式繼續在抖音上新,我們才恢復正常運營。其他中小品牌商是否具有開白名單的權限,我無法得知。

     

    從7月31日必須走巨量星圖的美妝品類直播鏈接,到現在外鏈被抖音限制進直播間,我們一直全力推進抖音小店的籌備工作,之后不僅會與頂級抖音明星合作,還會長期投放信息流等。通過抖音這個流量平臺,把品牌知名度再度提升一個層次,才是我們重點考量的問題。

     

    現在抖音電商基因太弱,抖音小店沒有搜索入口,日常運營和后臺看板也比較欠缺。昨天,我們莫名收到一位抖音小店消費者“賣家遲遲未發貨”的投訴,抖音小二要求盡快發貨,但我們在后臺系統根本查不到這份訂單。

     

    我們現在也忌憚阿里會在供應鏈端施展控制力。雖然沒有和阿里簽訂禁止在其他平臺開設店鋪的協議,但比較擔心會重現格蘭仕入住拼多多后,官方旗艦店商品鏈接被屏蔽的戲碼。

     

    所以,作為滋補品類的頭部商家,我們在抖音方面的籌備事宜盡可能低調。不止我們一家有此顧慮,我認識的某頭部美食品牌方運營負責人,也不愿發聲站隊。



    喜憂參半,帶著鐐銬跳舞

    陳諾晨| 上海鹿銘文化&梨花鹿MCN機構創始人

     

    抖音斷外鏈這一新政,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。之前,我們業內人士確實預測到,抖音遲早會走電商閉環,但都認為直播掛外鏈,最少還能維穩一年。

     

    我認識的一些中小型MCN機構負責人比較焦慮。因為,中小機構一般只有招商選品團隊,沒有能力形成供應鏈。做供應鏈必須具備倉儲物流能力。而要有吃貨的能力,需要極大的資金才能運轉。而且純粹做品宣的MCN肯定也會有利益損失,流量無法導流至第三方平臺的情況下,會較大影響播放量本身的價值。

     

    對于我而言,此次抖音新政既有正面也有負面影響。我主要負責經營MCN機構、供應鏈和服務商等三大業務,正面積極影響主要針對梨花鹿MCN機構和服務商業務,負面影響主要針對供應鏈這一業務,但總體影響更偏向于正面。

     

    之前梨花鹿MCN機構在淘寶、快手、抖音等各平臺都有入住,但基于平臺流量考慮和簽訂合作,現在機構的業務方向更偏向于抖音。我們合作的品牌方大多會選擇直播掛淘寶外鏈,把抖音當作引流工具,這類客戶占比大概40%,所以,關鍵是盡可能避免這部分客戶的流失。

     

    而這段時間,我們在和未開通抖音小店的外站合作商家探討,他們對抖音新政造成的負面影響并無明顯感知。其實,

    客服QQ
    客服電話:
    400-0070-066
    服務時間:
    周一至周日7x24小時
    返回頂部
    久久热精品,一级做,爱片_欧美一级aaV片,_一级特黄大片_美国一级毛片∞,大香蕉综合伊人网